? 数字空间各层面治理该如何厘清? 国际专稿_中国量具网,游标卡尺网

数字空间各层面治理该如何厘清? 国际专稿

发布日期:2021-06-14 20:55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前,全球超过半数人口正在使用互联网。互联网和其他网络是各种基于数字技术的应用系统的基础设施。这些应用系统涵盖了数字空间的不同层面,包括人工智能、数据、社交媒体、网络安全和物联网等。21 世纪,数字空间和网络空间引起了广泛关注。在本文中,除了有必要将“网络空间”和“数字空间”区分开来的情况,我一般会交替使用这两种说法。

  有人将网络空间定义为“一个描述一种分布广泛、互联互通的数字技术的概念”。这一概念亦可用来形容数字空间,其他类似的术语还包括数字世界、网络世界、虚拟空间和虚拟世界等。和网络空间相比,数字空间是一个更加中性的词语。

  人们一般会结合网络安全或网络战争的背景来理解网络空间。而且相较于网络空间而言,数字空间与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的概念也更加相称。

  网络空间则往往与网络战争关联,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使用该概念时更是如此。2010 年,美国白宫发布了一份题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International Strategy for Cyberspace)的报告。美国政府组建了“网络司令部”(Cyber Command),将网络空间视为陆、海、空、天之外的第五个作战域。欧盟和英国政府也纷纷效仿,成立类似的组织。这些做法让世界开始关注网络空间以及网络战争的概念。

  数字空间是一个虚拟空间,一般以互联网为基础,而真实空间的基础则是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现实世界。此外,还存在由数字空间和真实空间构成的混合空间(见图1)。

  有些混合空间被称为网络实体系统,比如使用互联网和其他网络、基于传感的网络系统。许多基于互联网的系统都是混合空间,而不是没有任何真实空间成分的纯数字空间。

  当提到数字社会与数字经济时,数字空间在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的。然而,也有一些数字空间使用的是其他网络基础设施 —— 例如,未连接互联网的电话系统和电视系统,或者基于传感的网络系统。数字空间涵盖了各种层面,包括网络安全、人工智能、数据、社交媒体和物联网等(见图 2)。

  数字社会。数字社会,包含数字文化在内,在意思上与“互联网”最为接近,因为它们涵盖的语义范畴相似。在这一背景下,香港最快开奖结果查询,数字社会治理和互联网治理具有相似性。

  数字社会治理和互联网治理都涵盖多个社会问题,比如隐私、安全、数据滥用、网瘾和网络暴力等。数字社会和数字文化的概念所包括的内容非常广泛,而“互联网”这一说法虽然包括的内容范围相同,但往往更加片面。

  万维网基金会(Web Foundation)发布的“万维网发展指数”(Web Index)或许是唯一一个涵盖了数字社会与数字经济多个层面的指数,因为许多关于数字空间的指数都只考虑到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数字经济是数字空间的两个子空间之一,在 21 世纪得到了极大发展。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在《2019 年数字经济报告》中指出:“2016 年,数字经济总值为11.5万亿美元,占全球 GDP的 15.5%—— 其中,在发达经济体中的 GDP占比平均为18.4%,而在发展中经济体的占比平均为10%。

  研究发现,过去15 年内,数字经济的增速是全球 GDP 增速的 2.5倍,其体量自2000 年以来几乎扩大了一倍。还有一些其他关于数字经济的指数,包括麦肯锡的《互联网价值报告》(Internet Matters)和世界经济论坛的“网络就绪指数”(Network Readiness Index)。

  目前,我们可将数字空间划分为五个层面,包括人工智能(AI)、数据、物联网、网络安全、社交媒体。

  人工智能(AI)。互联网和其他技术加持下的人工智能(AI)在 21 世纪取得了重大进展。目前,大部分AI 技术成果都与互联网、大数据以及一般基于云计算和 AI算法的高性能计算紧密结合。

  致力于AI 的大公司几乎都是互联网领域的巨头,包括美国的亚马逊、苹果、脸书、谷歌和微软,以及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我们预计,AI 与互联网的共生关系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麦肯锡和普华永道等咨询公司预测,到 2030 年,AI 对全球经济的贡献将达到约 15万亿至 2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全球经济的 15% 至20%。在未来几年内,AI 预计会影响到经济和社会等几乎各个层面。AI 治理也成为数字社会的一个重要问题。

  数据。数据,尤其是大数据,也和互联网存在着共生关系。2009 年,我们拥有 1 泽字节(1 泽字节约等于1万亿 GB)的数据。数字空间中的数据量预计将从 2018 年的 33 泽字节增长至 2025 年的 175 泽字节,并在可预见的未来出现指数式增长曲线。

  大数据也是 AI 发展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对这些数据的处理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隐私、数据所有权和数据滥用等。

  物联网。物联网始于 20 世纪,在 21 世纪得到显著发展,其数量在近十年里已经超过人类用户数量。2015年,与互联网连接的物联网设备的数量约为100 亿台,预计这一数目在未来十年内将达到至少1000 亿台。如今,包括物联网安全及标准化在内的物联网治理已成为非常重要的议题。

  网络安全。网络安全是数字空间近十年内最引人瞩目的层面之一,这是因为美国、欧盟和英国等政府于 2011年在军事概念构想中将网络空间与之前公认的陆、海、空、天四大作战域并列。具体而言,美国、欧盟和英国负责网络安全和网络战争准备工作的组织分别是美国网络司令部、欧盟网络和信息安全局以及英国政府通信总部。

  2011 年的“震网”事件以及爱沙尼亚遭受的网络攻击使得网络战争和网络武器的概念风行起来,自此改变了网络安全格局。

  自首个蠕虫病毒 Morris Worm 在 1988年出现以来,人们便开始在国家、地区和国际层面上就网络安全事件响应开展合作,并建立了多个组织。最早的是成立于1988 年的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协调中心(CERT/CC)和成立于1990 年的事件响应与安全小组论坛(FIRST)。

  社交媒体。社交媒体是 21 世纪数字空间的另一个重要层面。人们在数字空间进行互动时,一般是利用社交媒体来实现,而不是使用传统的互联网应用。主要的社交网络服务网站包括脸书、推特、Instagram、微信、微博和领英等。社交媒体正在取代传统的互联网应用,尤其是在东亚,通信服务和电子商务正占据着应用中的主导地位。

  其他层面。数字民族国家涵盖了针对数字空间的法律体系和数字空间中的国际关系,其可能与真实空间中的情况大不相同;数字环境是一个新的层面,需要进行深入研究。

  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既包括可持续的数字环境自身,也包括为可持续的现实环境提供必要支撑的网络环境的要求。

  尽管我们研究的是可持续的数字环境,但我们同样需要关注由数字和现实环境组成的混合环境,包括信息物理系统;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由互联网和全球其他组织进行管理。

  当前,数字资源组织(NRO)与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下设的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IANA)紧密合作,负责管理IPv4 和 IPv6 格式的互联网协议(IP)地址以及自治系统编号等其他数字。

  媒体存取控制(MAC)地址是分配给一个通信网络接口的唯一识别符,一般用于以太网,由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通过下属的 802 委员会进行MAC 地址分配。域名则由 ICANN 管理,它包括由英文字母和其他字符组成的顶级域名(TLDs)。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负责信息技术的标准化工作,比如用于域名和其他信息的国家代码。

  2020年11月23日,“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中兴展区,观众体验5G智能设备。图/本刊记者 潘树琼 摄

  联合国互联网治理工作组(WGIG)对互联网治理的定义如下:“互联网治理是政府、私营部门和公民社会根据各自的作用制定并实施旨在规范互联网发展和使用的共同原则、准则、规则、决策程序及方案。”2014 年NETmundial 会议对互联网治理原则进行了修改。

  我们可以针对数字空间尝试扩大治理的概念。数字空间的许多层面尚处于早期阶段,因此其治理和互联网治理可能不大相同。我们发现,互联网治理中的治理概念或许不适用于网络安全治理和人工智能治理。

  现在或许是时候思考数字空间治理中某些方面的问题了。但与此同时,网络安全治理可能尚不成熟,这和 20世纪 50 年代核技术治理的状态有些类似。我们最终需要的网络安全治理可能与核技术治理是类似的,后者需要签署协定和检查协议。

  互联网治理论坛(IGF)“网络空间治理:探索之路”研讨会于 2013 年举办,旨在讨论数字治理的问题。APSIG 也在 2016 至 2019 年间举办了关于各个层面治理的课程,其中包括数据治理、物联网治理、网络安全治理、AI 治理和社交媒体治理。

  人工智能治理。人工智能(AI)治理在全球备受关注,许多研讨会、会议和出版刊物都以其为主题。AI 治理在很多方面都与互联网治理天差地别。首先,我们无法在 AI 原则上达成任何共识,现在已经出现了许多不同版本的 AI 原则。我们可能还需要政府制定法规,因为自动驾驶等 AI 的应用可能会危及人的生命安全。剑桥大学等机构将AI 列入存在性风险清单。此外,行业也在 21世纪的 AI 治理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数据治理。数据治理与 AI 治理及隐私治理紧密相关。欧盟于 2016 年发布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这一条例得到了欧洲之外的许多国家和地区的认可。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年内,GDPR 将引领数据治理的发展。

  物联网治理。物联网治理的发展可能与互联网治理相似,所以我们可以把物联网治理看作是互联网治理的一个子集。这两种治理之间的区别在于标准化工作和用户。物联网标准大部分是由行业协会制定的,而不是像IETF 这样的全球性非营利组织。

  网络安全治理。近十年来,网络安全治理的问题得到积极应对。联合国和其他组织都为制定网络安全的全球规范投入了大量精力,但各国政府之间依然未能达成共识。在为世界建立有效的网络安全治理模型之前,我们可能还需要付出许多精力和时间。

  与此同时,国家和地区计算机安全应急响应组(CSIRT)和国际组织 FIRST、各个地区的地区组织以及各个国家的国家级组织和其他组织已经在操作层面形成良好的治理方式。

  社交媒体治理。社交媒体治理近来也得到了广泛关注。关于社交媒体有许多非常重要的问题,比如不实信息、滥用以及社交媒体数据所有权等。当前,社交媒体治理和 AI 治理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这使得社交媒体治理比之前更加复杂。

  其他治理。我们还需要应对其他层面的治理,比如隐私和其他人权问题以及教育、工作等社会问题。对这些层面的治理可能与其他层面的治理形式有很大区别,它们可能是未来几年或几十年内的主要挑战。

  正如本文所述,数字空间及其各个层面尚处于早期的概念阶段。希望在未来几年内,我们能看到对于数字空间及其子空间和层面以及它们的治理的进一步研究。